31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全音阶狂潮 > 章节目录 第一三一七章 你笑我
    看女朋友应该是被自己的铁证如山惊得哑口无言了,杨景行就得意了:“果然是功夫不负有心人天道酬勤,不然我跳到黄河都洗不清了。”

    抱着一堆证物的何沛媛气势全无,小模样几乎就要变成被告了,但眼睛里还残留一丝挣扎,她用下巴点了一下自己怀里的东西,眼神里增加的那点倔强应该是尽力而为了:“肯定这些里面就是别人的。”

    杨景行简直敬佩对手的智慧:“真是不到黄河心不死,那你都过目一遍,看一个月……”

    何沛媛紧张得连忙把自己的怀抱扭到一边:“不给!”

    杨景行又有点鄙夷了:“来呀,我们用事实说话。”

    “不给……”姑娘好像穷途末路了,居然开始耍赖,还带跺脚的:“不准你抢。”看她视线,还非常担心柜子里那些不能得到自己保护的证物。

    杨景行明白姑娘的意思了:“那就不送了,反正我也舍不得。”

    何沛媛抬起脸来看无赖,神情逐渐从走投无路万念俱灰中觉醒,她尽快尝试发出坚贞不屈的呐喊:“送,没说不送。”可惜气势并没怎么恢复。

    杨景行点点头:“那你自己决定吧。”看姑娘也抱不下了,就把手中盒子放在了中间的坐凳上再去取下一样。

    “等一下……”何沛媛深蹲下去,把怀里抱着的也放在的长凳上,但是并不敢松开怀抱,她仰起头来尝试盯着无赖,把腕关节扭曲过来点一点自己所指,软弱地严厉:“你没说清楚,这什么?”

    杨景行继续摆事实:“这是出差内蒙带给老婆的连衣裙……”

    何沛媛轻嗯一声,基本认可地点下头,观察思考了一下后把暂时确认的这一件往右平移一段避免弄混了。

    杨景行也不敢催,等姑娘把东西摆稳妥了后再指认下一件:“恋爱满月手链,三十颗水晶好好看……”

    何沛媛排列着按住了袋子,严肃正告:“不要你说东西,讲时间就行,地点。”

    杨景行愚笨:“不说是什么怎么选怎么送?”

    何沛媛抬脸看着无赖,思索出近乎不耐烦的神色语气:“不要你管,我知道!”

    杨景行似乎也相信女朋友自有妙计,就照吩咐办事:“吻媛媛一百天说过了,包包你知道……”

    何沛媛可不会让对方蒙混过关:“什么时候?”已经有点逼问态势了。

    “一百天。”杨景行招供:“就我走之前,二十八号,里面都写了,满月纪念日后几天。”

    何沛媛可怀疑的样子,指着装大包包的袋子抽查一般审问:“这个呢?”

    杨景行也不敢不耐烦:“跟媛媛表白后第一次分别,我去平京剧组那次。”

    何沛媛似乎有什么联想:“原来放外面,为什么要收起来?”

    杨景行还不满呢:“你又不肯要,放外面吃灰呀,东西原来多。”

    何沛媛瞥眼柜子里,确实不算少,就问:“还有谁的?”

    杨景行自己也清点一下:“还有标杆的,标准件的,小何的小媛的,我女朋友的,我老婆的,我好朋友的,我的梦中情人……何沛媛小同学,就这么多。”

    何沛媛皱眉噘嘴几乎要气愤起来:“你梦中情人是谁?”

    “我的梦中情人最不喜欢收礼物了……”杨景行继续拿证物:“我追了她一个月一个月又一个月,每到一月我就选一件礼物,报复她!”

    这一下就是三样,何沛媛先不接手:“哪一个月?”

    杨景行依次摆放的:“一二三。”

    何沛媛勉为其难接收,其实从防尘袋也能大致判断一下内容,这姑娘似乎又看出什么不满,小嘴唇无声嘟囔了两下。

    杨景行还回忆得激昂起来:“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梦中情人答应当我的女朋友了,变成真正的情侣了,为了纪念这一盛事也为了告诉自己一定要好好珍惜,我在一零年十月二十五号这天,也就是在名正言顺当了媛媛两天的男朋友之后,以此化报复为感恩。”

    这个袋子上完全空白没标志没文字,何沛媛多检视了两眼:“头两天干什么去了?”

    杨景行大方承认得骄傲:“乐在其中得意忘形。”

    何沛媛不屑哼,还记得严峻的时间问题:“快点。”

    杨景行又拿出一样,嘿:“这个就不说了,私密纪念……”

    何沛媛也是自取其辱,不依不饶之后得到了的流氓答案乃是第一次同床纪念,气得她差点就扔了。好在另外几样证物并不下流,也都有各自的名头,什么媛媛回母校搞交流的纪念,媛媛打扫家里卫生的伟大壮举纪念,让媛媛伤心落泪的自我警告。杨景行怀疑口红都快过期了,何沛媛勉强答应尽快试用。

    一米出头的长条凳上已经码放得很密集,几个大袋子还只能放在地上,何沛媛都得讲究点技术方法了,期待着:“没了吧?”

    还有个服装袋子,杨景行自己看了下后坦白:“这个,严格意义上说不是给媛媛的。”

    何沛媛才不在乎:“爱给谁给谁。”

    杨景行当然解释:“送给她的……”说着就往袋子里掏,掏出来一张照片递给女朋友。

    何沛媛扫一眼,本来不经意的,可发现是自己的照片后就变成凝视了。就是她七岁时那张笑得美美的白衬衣黑长裙的照片,这张照片还被杨景行玷污过,这无赖把照片扫描后把现在的自己合成进去。

    眼前这张照片是干净的,就是原始版本的扫描后放大打印,何沛媛还是看得很认真,似乎被自己七岁时的美震惊。

    杨景行翻过照片,让女朋友看照片背面写的字:谢谢媛媛让自己成长得这么美丽优秀高洁。

    没有日期呀,不过何沛媛好像不准备追究了,抬眼看了看男朋友:“……干嘛?什么?”

    杨景行说:“衣服,一模一样,定做的。”

    何沛媛看看袋子,怀疑得有点伤感:“怎么可能一模一样……”

    杨景行有信心:“回头看了就知道……手表不拿了吧?”

    何沛媛摇摇头,也蹲得够久了,缓缓起身,观察着凳子上的大小盒子底子。

    杨景行又想起来:“对了,这次的……”跳去外面掏行李包。

    何沛媛要探头看看柜子里还有什么没。

    等杨景行拿了最新证物钻回衣帽间,发现女朋友正拿手机尝试从凳子正上方往下拍照,可是这个衣帽间的灯光设计有问题,头顶的光线会往下造成明显阴影。

    何沛媛在调整站位的空当瞟了一眼男朋友,高傲地别过脸去。

    杨景行自觉点,蹲身下去尝试把手里两个盒子放在凳子上,得把之前的东西再进一步紧密压缩。

    “别动。”何沛媛几乎呵斥,她只信得过自己:“给我。”

    杨景行不敢逞能,乖乖地移交,然后通过观摩学习找出自己的错误所在。他不该把两个盒子叠放,上面挡住下面了,对于证物拍照的这种必须严密的工作实在是不应该,侧立放置不是好得多吗。

    凳子的软垫会有不稳当的问题,何沛媛可聪明,让两个盒子形成一定角度受力就不会倒了,她边起身边得意看了一眼男朋友。

    杨景行在笑呢。

    何沛媛顿时委屈:“笑什么?”

    杨景行连连摇头:“没笑。”

    “你笑我……”何沛媛屈辱而愤怒,急得跺脚。

    “没有。”杨景行尝试解释:“回家开心嘛。”

    何沛媛的眼神说明她完全不信对方的解释,可是身边也没个亲人,随着一声娇哼,这姑娘慌不择路地钻进了笑她的这个人的怀里。

    杨景行搂上女朋友解释:“媛媛开心我还不能笑一下呀?”

    何沛媛箍住男朋友的腰往怀里钻呀拱:“老公……”

    “干嘛?”

    何沛媛悠长吸气:“……是真的吗?”

    杨景行耐心:“不骗你。”

    何沛媛换左边脸蛋紧贴了委屈:“我一直以为你开玩笑……”

    杨景行嘿:“我睚眦必报。”

    何沛媛又换脑门顶:“老公……我好开心。”

    杨景行嗯:“我也是。”

    沉默了一下,何沛媛还是担心:“那你不准笑我。”

    “没有……”

    何沛媛已经弹开了,迅速擦了一把眼睛,好像不管不顾了,再次举起手机拍照,再怎么委屈也漂亮的脸蛋中还有一双认真的眼睛,可拍着又着急起来:“来不及了!”

    杨景行也帮帮忙:“关键是奶奶姨妈和王卉……”

    何沛媛郑重拍了最后一张后果决地把手机揣进兜里,再抹了一把眼睛就变得更严肃干练了:“王卉,王卉,王卉的肯定要从这里面选……肯定不能选衣服!”

    杨景行小气得恶心:“口红?”

    何沛媛摇头打击:“满大街都是。”

    杨景行哼。

    何沛媛凑近点,居然尝试温柔:“口红是老公第一次送我的礼物,我舍不得嘛。”

    杨景行舒服了:“这还差不多。”

    何沛媛再观察凳子,视线焦急上下左右前后,最终还是:“老公你觉得送什么好?”

    杨景行摇头:“我都不想送……”

    “不行!”何沛媛没得商量:“一定要送。”

    杨景行就:“那你自己决定。”

    “我要你决定!”何沛媛先严厉再温柔:“老公快点决定,来不及了……”

    杨景行跟何沛媛上楼至少有二十分钟了,终于下来了,亲人们还没开吃也没一点不耐烦,奶奶在杨云王卉的陪伴下看杨景行的手机,萧家姐妹高声遗憾当今青壮派几位著名旦角的身段样貌也不过尔尔,两位大老板的交谈则显得严肃一些。

    也没有终于可以开饭的感叹,连王卉都是轻描淡写:“下来了……杨景行你喝酒吧?”

    杨景行还装:“不喝了吧,我还送……”

    这事回来路上就说过的,杨程义已经想出办法了:“杨云今天陪奶奶不回学校,你等会打车送媛媛回家!”

    王卉冲何沛媛:“我们也来点红酒行吧?”

    何沛媛没拒绝的余地,萧家姐妹简直不容置疑。不过萧舒云说什么媛媛今天也忙里忙外辛苦了,何沛媛就有点无法接受。

    杨景行大模大样:“先发奖品,首先奖励奶奶,谢谢奶奶为杨家做出的杰出贡献,尤其是杨家的第一个名牌大学大学生的培养……”

    奶奶起身接奖简直激动,亲人则哈哈好笑,杨云似乎也没意见。

    杨景行好像是按照年龄顺序,再谢谢姨夫为姨妈组建幸福家庭,并透漏萧舒夏还教导过杨程义要向姐夫学习。

    一条领导而已,姨夫也很高兴,还发表了不短的获奖感言,回忆起自己困难的时候怎么得到了小姨子和连襟的无私帮助,两家人一直亲似一家,杨景行也是他看着长大的,这次听闻喜讯连王卉的爷爷奶奶也很高兴……

    大家为王老板鼓掌,奶奶心疼拿着那么多东西当礼仪的何沛媛:“坐,媛媛你坐着。”

    何沛媛摇摇头,没关系。

    奖品同样是领带,但杨景行跟父亲没那么多话说:“辛苦了,这么多年。”

    杨程义还是冷嘿一声:“嗯,辛苦……”

    萧舒云激动点评:“知道不容易了。”

    萧舒夏则心疼后悔了:“好好读书,再多读几年再奋斗不迟……”

    杨景行大声:“姨妈,奖励您对王家的杰出贡献。”

    萧舒云好意外的样子,简直像电视上的获奖明星,发现奖品是不算廉价的红宝石手镯后就大赞杨景行可算知道孝顺了。

    最终还是何沛媛拟定的方案,杨景行买给母亲的手镯送给姨妈了,而他这次带给女朋友的项链和手包分别送给母亲和表姐了,其实价格都不太拿得出手的,好在样子不丑。不过那几样东西对这些大老板而言虽然只能算便宜货,但在男女朋友的所有纪念品中所占的比重却不轻,绝对算是大头,所以何沛媛就开开心心当礼仪,一样一样让男朋友送出手,如了她不收贵重礼物的心愿。

    杨云的奖品最不俗套,奖学金的形式,这两天就会到账。这也是何沛媛的主意,她相信杨云才不喜欢什么首饰包包呢。奖学金的数目也是何沛媛定的,十万块,免得不够用了人家很有自尊心的女孩子还要再开口,而且杨景行也留意着,以后还得主动些。

    都有奖品,大家更开心了,开饭吧,多丰盛呀。已经被王卉怂恿得把丝巾试了又试的奶奶高兴地感叹太贵了太贵了外国人太坏了,但也没忘记问孙子:“媛媛,媛媛的礼物呢?”

    王卉哈哈:“这您就不用操心了。”

    大出血的何沛媛还笑得蛮羞涩,好像真的有什么大收获一般。